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 [王别]出柜趁早

入全职了。感想:昊哥为什么那么帅那么逼。

王别夹昊翔,已交往设定,ooc无脑甜。

没王杰希什么事就是七期在瞎搞事……

 

 

刘小别心里苦,他不仅要说,还要对小伙伴大声说。

袁柏清的手机烫得要爆炸,他掏掏耳朵打断他:“刘小别你今天语速怎么跟黄少似的……别抱怨了,a市知道吧?有山有海有河流。我要和唐昊孙翔去那儿耍一阵子,你来不来?”

“来,当然来!”刘小别这就挂了电话去收拾行李。

袁柏清被吓着了。刘小别这人本质上是个拖延症,总是把事情磨叽到最后一秒,这回做事效率这么高,不是吃错药了……

就是真被气着了。

袁柏清感叹了一下爱情的反复无常,同时坚定了自己笑看这些基佬过着我爱你可是你不爱我的琼瑶日子的信念。转身才慢悠悠地开了电脑,多买了一张动车票。

刘小别收拾完行李给王杰希留字条,他写字一向快,高中那会儿成天有女孩子红着脸找他帮忙记笔记。这回他却一笔一划写得奇慢,画句号时还差点戳破纸。

王杰希做事一向细,平时他去了哪,跟谁去都会好好问清楚,这回是真找不到自己了,刘小别想。

 

刘小别气的事说不不大,说小不小。前两天假期开始,王杰希问他想去哪。刘小别当时玩着电脑,屏幕上一片刀光剑影,觉得死宅生活无比美好,可说不想出门好像又太不给男朋友面子。

刘小别脑子转了两圈,灵机一动:“你家?”

这潜台词就是要出柜了。刘小别上回带王杰希回家里,结果处理得有点僵,不算好也不算坏。王杰希听这话愣了一下,移开视线想了半天:“下次吧。”

刘小别听这话就隐隐约约觉得不好,急忙关掉游戏追问几句。王杰希也不解释,手指打了几下桌子叫他先去睡。

刘小别觉得天要塌了。

 

孙翔认真听完了他的心事,总结道:“刘小别你屁事真多。”

刘小别看着他和唐昊,心里直翻白眼——这两位当时在食堂因为一盆泼唐昊衣服上的红烧茄子,差点没把对方的脸揍成泥,现在成天腻歪着,吃个饭四条大长腿都碰在一起,辣眼睛到不行。

假期里坐动车的人比平日多,唐昊拎着个旅行包开路找房间,孙翔就跟着他,他们的海拔比周围人高出一个脑袋,挡在前面一下子就什么都看不见了。刘小别正想着,孙翔的声音又传来了:“话说你这是偷溜出来的吧?到时王杰希在隔壁间就好玩了。”

刘小别气得想抽孙翔的嘴,这旗真不能乱立。他还没开始骂人袁柏清就凑上来了,扯着嗓子说瞎话:“唐昊,要是翔翔和这傻逼一样你会怎么办?”

“谁他妈是傻逼!”刘小别一个爆栗砸回去。

“他不敢。”唐昊开了房间门,笃定地说。

“谁不敢!”孙翔踢唐昊的小腿,“我倒时也离家出走,跟吴启杜明去……”

“是不是还要加个周泽楷?”袁柏清插嘴,唐昊立马扭头瞪他,眼神凶恶得像匹狼。

孙翔却好像没听见,放了行李一步跨上床,伸手向唐昊要眼罩。

刘小别耳机刚插上,看唐昊在脱孙翔的运动鞋,惊讶道:“他昨晚又熬夜赶论文了?刚刚居然还这么精神?”

“装的。”唐昊把孙翔要踢人的脚按住,“没一分钟肯定睡死。”

“别扯,等会你们说我坏话我都听得见。”孙翔拉上眼罩宣布,“刘小别要听伤心情歌啦?放出来助眠啊。”

“去你丫的!”

袁柏清开始撕零食包装袋。

 

刘小别手快,耳机里半个列表的歌没放完身前的瓜子就积起了两大堆,“咔嚓咔嚓”的声音没完没了。

袁柏清看他腮帮子动得夸张,有点嫌弃地评价:“你能别和仓鼠啃面包虫一样吗?又没谁跟你抢。”

刘小别手一下停了,满脸复杂地看那堆瓜子壳,抬起头冲袁柏清嚷嚷:“操你别这么说成吗?我都吃不下去了!”说完就被一包薯片砸了脸。

“瞎咋胡什么,这还有人没醒。”唐昊放下手机,看了一眼自己身后的孙翔——少年长手长脚,缩在硬卧里早就把被子踢个干净,袁柏清刚刚给空调降了温,唐昊看了他一会儿,扯过被子就给人搭上了。

刘小别又露出了被恶心到的复杂表情,这回他不嚷嚷了,边撕薯片边问:“邹远怎么不来?”

“回家出柜。”唐昊回答。

“唉!这就出了!”刘小别和袁柏清对视一眼,又齐刷刷看唐昊,“你和翔翔有没有打算?”

算起来唐昊还比孙翔小,也和孙翔同样不讨喜,可周围的人叫小孩似的管孙翔叫翔翔,成天把人喊炸毛,对唐昊倒是直呼其名。

可见他们心中谁更靠谱点儿。

唐昊毫不隐瞒:“早出了,阿姨还说孙翔从小人傻,叫我不要欺负他。”

“得了吧,你还敢欺负他?”刘小别嘲笑,“这天天被我们翔翔吃得死死的人都是谁啊?”

唐昊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刘小别看他被吃得死死的样,心里突然羡慕得不行。

——柜哪里是这么好出的?

刘小别不吭声了。他想起王杰希又有礼又送礼,自己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说了这大小眼是男朋友的事实,爸爸一下青了半边脸,整顿饭都在忍着不说话。最后他拉着王杰希走,还没出门就听见摔筷子的声儿。

听着就觉得心里又苦又酸。

袁柏清身为一个好直男,见气氛有点沉,赶紧打哈哈带过。刘小别郁着脸开始吃薯片,特别想到走廊给王希杰打通电话,但又不知道扯什么。

这时孙翔倒是醒了,在床上翻了两翻飞快地爬起来,脑门上突然按了一只手。他满眼不清醒地看唐昊:“……什么玩意?”

“我要是不护着,你这就磕床板上了。”

孙翔揉了揉眼看了房里一圈,“刘小别你吃薯片啊?给我一点。”

刘小别也没好气,哗啦哗啦把薯片全倒小桌上,扔了一空袋子过来。袁柏清看不下去了:“欺负小孩呢你这?小心人家男朋友打你。”

孙翔看看袋子又看看刘小别,突然就反应过来了:“袁柏清你说谁小孩呢?”

完了,刚睡醒脑子不好使,没磕床板也是傻的。唐昊手里剥了一个砂糖橘塞孙翔嘴里,以防他吃不着东西瞎犯浑。孙翔脾气没上来就被哄下去,茫然地吃了两瓣后才找到了重点,扭头问唐昊:“刘小别刚怎么了?”

眼看话题又要被带回去,袁柏清顺口瞎扯:“别管他,我刚把他手机里的小视频删了,他正气着呢,见谁都想打。”

“小视频你个球!袁柏清我这就揍你!”刘小别突然怒了,把手机往桌上一拍,一副要打架的架势。唐昊和孙翔大概明白了,孙翔下床翻包,掏出一副扑克来,揽着刘小别的肩膀劝:“别哥儿你冷静,我们赌博,坑死袁柏清这坏人。”

 

孙翔沉默如鸡地看他们三出了几轮单张的,突然一急就把一张大王打出来了。接着在自己牌里挑挑拣拣,漂亮的扇面一下被打乱了,唐昊耐着性子等了他半天,到底没忍住凑上去帮他理牌。

“哎你们。”袁柏清不乐意了,“明目张胆作弊啊!”

唐昊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把孙翔的牌往桌上一扔——得,一条龙,有头有尾,长得让人直咬牙。

孙翔把最后一张三打出去:“赢了,你们都剩几张?”

唐昊和袁柏清纷纷摊了牌,三人的目光纷纷看向刘小别,孙翔还啧啧了两声。

刘小别甩手,掉了两张扑克在地上。他每局都喊过,出了次三带一也马上被人压下去,手里的牌几乎是全的。他干脆破罐子破摔,像喝断头酒一样猛灌了一口油切麦,抹抹嘴就往屋外走。

“刘小别你耍赖!”孙翔嚷嚷。

“老子要打电话!”刘小别在走廊上嚷回去。里面不吭声了,过了半天袁柏清才对着刘小别扔下的东西悠悠感叹一句:“这牌真是有够烂哦……”

 

电话通得快,王杰希在那头说了声“喂”,旁边还有人在聊天。

刘小别一下委屈了——你男朋友在这儿被三个狗逼欺负,敢情你还在那谈笑风生呐?他憋了半天说不出话,王杰希又在那特有礼貌地问有什么事。

“王杰希。”

“小别?”王杰希愣了一瞬,把手机拿开点看屏幕,这号码可不是那小孩的。

“王杰希!”刘小别声一下大了,王杰希刚想问他在哪,被这一吼打断了。他猜到刘小别今天情绪不对,跟旁边的喻文州打了个手势,夹着电话走到安静的地方,温着嗓子哄:“怎么了?”

刘小别一听这句话满身的气势都快泄干净了,谈恋爱后王杰希一说这话他就高兴,脸都不想要,就想钻进王杰希怀里让他有一下每一下地给自己顺毛。他凝了凝神,想起里面看自己笑话的三个狗逼,又嚷了起来:“王杰希我告诉你,你现在非把我带回家不可!我现在没地方去了!”

王杰希仔细听着,嘴角却弯了:“你继续。”

“我又不知道我爸气消了没,我给家里打个电话都害怕是他接的……你现在要是不带我回去,我过年连年夜饭都没地方吃……”刘小别急了,想到什么说什么,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几乎是在撒娇,“我又不知道你妈喜欢哪款的,你又不说……”

“我妈喜欢你这款的。”

“瞎扯把你就!”刘小别差点跳起来。

“真不骗你——还有刘小别你别叫了,回头看看,乘务看你的眼神跟看缺心眼似的。”

刘小别突然不好了,跟傻子一样地扭过脑袋,王杰希在他身后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他再往后看——好家伙,叶修和喻文州,个个笑得跟弥勒佛一样。

丢人丢大发了……

里面的人见刘小别不跳脚了也探出脑袋看情况,袁柏清一失声就叫了:“前辈?你们还真在隔壁屋?”

“我们请老王去a市吃饭。”叶修替王杰希应了,“小唐和孙翔也在吧?”

孙翔脸一下沉了,就差没当场骂出来。这位前辈没事就把他耍得团团转,死不要脸的功夫深不见底,他把袁柏清领子一拽,“啪”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刘小别这回手快也没用,里面的人已经锁了门。你们倒是让我进去啊……他悲愤地想。

喻文州见气氛正好,一句“你们聊”就和叶修进了屋。

王杰希终于按了通话结束键,上前揉刘小别软乎乎的头毛:“不骗你,我妈真喜欢你这款的。她和我爸度蜜月了,不然我就带你回去了。她喜欢藏不住心思的。”末了又补充,“和我一样。”

刘小别不高兴了:“王杰希你说谁呢?”

“刘小别啊。”

 

-END-

 


评论(5)
热度(96)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