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你让我感受到了生之欢喜。

—— WILD

我就有点奇怪似乎好像没有菊苣写过这个类型的…… 
有私设。 
 


露娜在自己口中尝到了铁锈味,不浓,像未蜕过皮的小蛇,小心翼翼地沿喉口爬出。她这时才觉得自己有缺氧的症状,脑袋放佛在巨浪中沉浮,唯有手中的剑是灯塔。 
她提起手腕,剑尖准确无误对准地划过地上的火石,星火四溅。缩在一旁的黑影动了动,也不知是想离火堆近些,还是打算沉默地退回暗处。这家伙下手真重,露娜想着,在火旁坐下了。 
“我想我可以问这个问题了。”露娜说,火光缓和了黑夜的冷,她脑中闪过幼时家中的炉火和亲人暖色的脸庞。黑影头颅微微倾斜,他的脸颊和小臂上都覆着一层兽类的绒毛。 
“你是谁?这座岛从未有关押魔物的传言,你也并不像凶恶极之辈。”她在心里倒吸了一口气,也许吧,也许。 
黑影并非人类,也不像畸形的混血儿:勉强称得上高大,肩膀较成年男性更为宽阔,四肢却更瘦长。黄昏前,他对入侵者女孩出了手——现在回想起来,比起孤岛恶魔,黑影更像受惊的小兽。 
露娜耐心的等着。她与不善言辞的人相处过太久,他们清楚该回答什么才不被提问者纠缠。在这段时间里,露娜看清了他腰间的饰物,色泽像黄铜,狰狞的笔触像是东方匠师的手法。 
她突然意识到对方寡言的原因:“抱歉……你听不懂。” 
黑影突然出了声:“齐天。”他的声音像大理石雕塑滚过台阶,咬字不清,到嘴外只剩两声闷响。 
他伸出了手。 
露娜一愣,半晌后才隐隐猜出他的用意。她站起身,摊开掌心。黑影微微前倾,五指触及女孩的皮肤,开始写自己的名字。 
露娜瞳孔微缩。她对东方文字一知半解,掌心中的笔画纵横交错,繁杂不堪。她所震撼的是纯粹的力量——无关后天修炼,血脉传承,放佛来自茫茫宇宙,却被眼前的兽类轻松驾驭,化作指尖的一点温,反反复复,写下的尽是张狂之名。 
“齐天……是么。”她轻声道。

评论
热度(10)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