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凑成一篇失败……先这样【自娱自乐脸

 

 

夜叉梦见了他杀的第一个人,那时他还是一个小鬼,在人世间缩手缩脚地走着,他早就记不清他杀人的理由是什么——也许是那个人类自己作孽惹了他,或是那个人太倒霉,刚巧碰上了发现自己体内的血液和人有微妙差异的夜叉,成为了开了杀戒的恶鬼的第一个牺牲品。他将竹棍插进了人类的眼眶中,看他的眼珠像死鱼一样翻出来,插完了左眼再插右眼。人类的生命比夜叉想象中更顽强,黄瘦的脸皮颤抖着,口中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嚎,他烦躁得要死,便把人类的脑袋钉死在地上,张口撕开了脖颈上的皮肉。

等他将嘴角的血舔尽,他又发现脚下的人竟是青坊主——白发僧衣,是那个和尚无误。他赶忙抓起尸体冰凉的手,五指苍白,圆润的指甲毫无血色,面上僵硬得像泥塑。夜叉一时心里发慌,往后退了一步,眼角有些湿,不知是血还是汗。

 

 

夜叉一时有点怀疑这个和尚是否真如表面上那样,为了苍生可以忍受油锅火海万箭穿心。他疑心青坊主是有私心的——是鬼都会有私心,否则他就不会对安倍晴明俯首称臣,甘心做阴阳师靡下的一把钝刀,而是被供奉在神社里,每日聆听着平民百姓的祷告,面容在残香升起的薄薄烟雾后模糊不清。

烛火的光在青坊主的脸上跳跃,在鼻梁一侧留下了淡淡的黑影,他沉默不语,浅灰色的眼瞳在火光下近乎透明。夜叉站在佛像旁,才发觉他的眉目舒展,眼底尽是温和,就像人类早市上揽着妻儿的中年男子。他难得仔细地看着那双眼睛,恍惚间好像明白了男人的心中的丝丝伤感。可当青坊主的手覆上蜡烛,周围重归黑暗后,夜叉又不明白了。

 

屋外夜风骤起,破窗嘎嘎作响。夜叉在草席上翻了个身,觉得又冷又烦,他干脆睁开眼凝神看站在门口的人。青坊主的帽檐下的白发随着灌了风的衣袖起伏不定,衣下清瘦的身形如顽石,仿佛他在山间寺庙里守着古佛青灯,手上只有撞钟时磨出的薄茧。

夜叉自认杀人如麻,掏心掏肺之后翻脸不认人的事没少干过,那和尚怎么看都不像不明白这一点的人——他杖下的死魂不比夜叉的少,妖魔鬼怪肮脏的心脏八成在他还是普通僧侣时就被轻易看破,更别说现在眼旁点红的青坊主。

杀人鬼对佛有着本能的厌恶,这东西太虚,甚至不如人类雪白的腿骨撞在一起叮当作响真实,他不救人反杀人,自然不指望有人愿意拯救他。夜叉又觉得青坊主比他更可悲,自己以恶鬼的身份冠冕堂皇地走在人世间,而青坊主本就是个满口慈悲的信徒,却要拿起屠刀,立场还不明不白。

他到底如世人所说,也只是个妖僧。

 

 


评论(4)
热度(39)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