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 【坡路】枪与悬崖边缘的我们

这里辛迪/////

摸鱼混更。

有病的坡路糖,僵尸之地梗,大概是僵尸刚出现的那一段时间。

(半)僵尸的戏份比坡多

 

路易莎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卡尔吗?她想——卡尔是谁?这个问题让她从睡意里挣出一点。她伸出右手扯住披肩,勉勉强强抬起了重得像个称砣的脑袋,盯着着眼前的手稿。

纸上熟悉的字迹让她的大脑彻底跨过了浑沌的大门,重新步入冷酷的现实世界。路易莎整了整桌上的东西,用指尖磨着纸的边角。

哦,卡尔。

路易莎把椅子推开一些,试图在这个房间里找到那个懒散的小动物。可能是刚睡醒的缘故,她感觉自己心不在焉的。路易莎叹了口气,先暂时放下了寻找卡尔的工作,继而打开了百叶窗,阴沉沉的光线透了进来,她贴着玻璃往街上看。

人比平时少了好多。路易莎又回想起了拎着购物袋,被人潮挤得几乎分辨不出正确方向的自己。

她感觉有点冷。事实上,在僵尸这个在她以前所积累的常识之外的物种出现之后,路易莎每天都觉得很冷——这种冷与天气无关,就像冰柜里冻得硬邦邦的血块,寒气和血腥气都默契地冲进她的鼻腔。

门铃就在这时候响起来,叮叮当当地撞击着耳膜。路易莎几乎当场跌坐在地上,她把百叶窗拉回来。

只是个门铃,她安慰自己,是那个人回来了。

门铃停下了,它应该响更久才对。路易莎走出房间,心中突然有一点不安。她和爱伦坡的公寓南北通透,走廊从这头直直通向另一头,仅能容下一人通过。

像是为了印证她的感觉,门外的人扯开嗓子喊:“奥尔科特小姐——你在里面吗?请开开门吧——拜托,请开开门吧——”

是楼下老汉佛。一个理智的酒鬼,坡是这么评价的。他的啤酒总是装在一个撕掉标签的玻璃瓶里,两道眉毛像浓密的白色草丛,草丛下的眼睛彬彬有礼而不失醉意地看着路过的人。路易莎把手放在门把上,她觉得老汉佛此时或许不那么理智,但她还是在深吸了一口气之后打开了门:“汉佛先生,有什么事吗?”

那两道眉毛已经不是草丛了,说是灌木丛更合适。路易莎隔着防盗链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

“奥尔科特小姐,求求你让我进去吧!”老汉佛像是哭号地喊着,双眼鼓起,眼里的血丝和眼眶上的红色更为明显,“求求你了!”他的手挤进来扒在门框上,指甲长得厉害,呈现出不健康的黄色。

路易莎在那一瞬间猛然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她又感觉冷了,那桶冷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她的脑门上。她的喉咙发干,口腔中充斥着不适的气息:“汉佛先生,请你离开这里,我不能让你进来……”她大声说着。

应该加一句对不起。

“为什么?”门外的人更加歇斯底里,“我被那玩意咬了——奥尔科特小姐!求你帮帮我吧!”他的眼珠快要瞪出眼眶了。

我真的帮不了你,求求你赶紧离开这里吧,我帮不了你。路易莎说不出一个字,任何一句话都有可能使她当场晕过去,她集中注意力抵着门,老汉佛的脸快挤进里面了。

她真的要晕过去了。

“奥尔科特小姐——你一定要帮帮我——”老汉佛的声音让路易莎的大脑冷静了一点——准确来说,她现在每一根神经末梢都是冷的。她的手慌乱地摸向旁边的柜子,直到够到一个冰凉的金属物件,再慌乱地把它握在手里。

她一手抵着门,一手拿着枪对着老汉佛的脸。她的两只手都抖得厉害,尤其是拿着枪的那只,手指根本没力气压着扳机。

“汉佛先生,请你离开这里……”她和声音和手一样发着颤。

老汉佛愣愣地对着枪口,整张脸面如死灰,然后一点点垮了下去。他的手离开了门框,拖着步子向楼梯走去,像一具从墓地里爬出来的死尸。

路易莎靠着门跌坐在地上,门因她的重量顺势关上,发出一声闷响。

她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脖颈和额头都出了一层冷汗。卡尔不知从哪个房间跑出来,在她脚边转了一圈,它的毛软塌塌的,抱在怀里像一只乖巧的猫。热度从脚踝处蔓延至全身,包括握着枪的手指。

路易莎抹了抹脸,摇摇晃晃地站起身,再弯下腰抱起卡尔。

身后传来令人神经瞬间绷紧的敲门声,一下两下:“路易莎?”

他回来了。

路易莎伸手解下防盗链,爱伦坡轻易推门而入:“你怎么没有锁门?”他手里提着和他穿着格格不入的超市购物袋,东西看起来不是特别多——这应该是最后一批了吧?超市还会再进货吗?

爱伦坡刘海下的眼睛看着她,没有什么能逃过那双眼睛的。

路易莎摇摇头。

“你怎么了,路易莎?”爱伦坡放下东西,捡起她掉在地上的枪,“我刚刚看到老汉佛了,他看起来有点问题——他是不是来找过你了?”

他细细地看着她:“你有受伤吗?”

路易莎继续摇头,她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在爱伦坡面前嚎啕大哭。她非常想向爱伦坡确认一些事,比如以前的平静神生活是不是在一点点被敲碎,化作时间沙漏中一丝丝闪光的粉末;再比如自己和他能不能坚持到最后,那些食品和人类的理智都有保质期,后者不见得比前者长。

她的喉咙不干了,指尖因怀中卡尔的温度暖和得不像话,可她还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时,她感觉爱伦坡替她拉平了披肩上的褶皱,然后隔着卡尔把她拥入怀中。

就像那时,她抱着袋子坐在超市的台阶上,迷茫地看着眼前脚步匆匆的人,直到爱伦坡找到她一样。

 

-END-

 

烂尾不解释

PS请把这当成一个不正经的剧透【无力】

评论(22)
热度(19)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