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 【组合】僵尸之地

这里辛迪/////

架空向,吐温视角,背景和电影无差,BUG多+OOC+剧情拖

爷爷带着四个少年在猎奇地方的猎奇故事√打僵尸谈恋爱总之大家都玩得特别开心【雾

 

各位,还是叫我马克·吐温吧。现在已经没几个人这样叫过我了。

不不不,不要误会,我人缘不差,是这个世界上已经没几个正常的人了——我指的是头脑清醒,嘴里不会动不动就呕出血,看你的眼神不会像看一块三分熟的佛罗伦萨牛排的人。

如果你是恐怖片爱好者,你应该明白我说的是什么玩意儿了。对,僵尸。我现在就活在一部R级恐怖片之中,但是我还没有电影里那么走运,我还缺一点电影主角的不败光环。

僵尸病是这个世纪的大瘟疫,从疯牛病到狂犬病到僵尸病——昔日的专家是这么说的,其实我完全搞不懂这三者之间有什么联系,总之都没能得到有效控制。目前我是这个镇上唯一幸免的人。纠正一下,这不是幸运,是非常不幸。现在我就像蛋糕店里美味的小松饼,只有小小的一块,把我切成渣也不够分。

我不清楚为什么我能得到如此殊荣。镇上第一个染上僵尸病的人就是吃了一个带病毒的纸杯蛋糕,好吧,我不喜欢纸杯蛋糕,那玩意黏糊糊的。如果病毒通过空气传播,当我与僵尸英勇搏斗时,它们没少吧带血的唾液弄进我的鼻腔里。如果通过性……说到这个,在这个世界还都是人的时候,有不少女孩愿意和我make love,但现在,我周围的雌性(僵尸需要交配吗?)都想把我连皮带肉吃进肚子里。

现在我要离开这个悲伤的地方了,带着枪、饼干还有一包卫生纸。我想到东部去,那个老保安在被他老婆咬死之前曾跟我说过东部还是一片净土,可能性不怎么大,但总归要试试,我从小到大都对不靠谱的事抱有强烈的期待,现在也不例外。

如果我的昂科威没有撞到电线杆上就更完美了。相信我,检查后座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之一。

Meybe?

 

路上布满了没有停在指定位置的汽车,车门多半开着,瞟一眼就可以看到里面类似于番茄酱的痕迹。当一群僵尸围着你的交通工具时,再遵纪守法的人也会忘了车该停在哪。

这辆倒在我脚前摩托车就是一个好例子。拥有这辆车的可怜人应该是刚把钥匙插进了锁孔就被僵尸咬断了颈动脉。我转了一下钥匙,它就呻吟起来,简直是perfect。

正当我为自己免费获得了一辆灵活轻便的车而沾沾自喜,一辆凯迪拉克就从后面开过来,不是横冲直撞地开,而是稳稳当当地开。种种迹象表明,僵尸虽然生猛,但永远不会开车,他们的脑子里只剩下吃和吃,冷静不下来——哪怕是在僵尸出现前,我也没有见过有哪一个饿鬼能在往嘴里塞巨无霸同时分清楚油门和刹车。

我站在原地看着凯迪拉克的前车灯,车驶过我后我就看它的后车灯,这个动作只保持了两三秒,因为车停下来了。我的大脑几乎一片空白,再过了两三秒后,一句话才从那片空白里挣出来,清晰地浮现在我的眼前。

哦,这个美好的,充满希望的世界。

 

我怀疑梅尔维尔年轻时可能是个军官,异地他乡的子弹差一点嵌进心脏的那种。但他看起来不够,不够——这该怎么说?在我想象里的美国老兵应该是坚信一切都不会比自己经历过的战争更糟糕,即使已经满脸皱纹还充满了冒险精神。梅尔维尔先生是典型的很容易让人产生敬意的老人家,他眼神锐利,说话一针见血,最重要的是,有先见之明。他是这辆凯迪拉克以及后备箱里各种武器的主人,说真的,我觉得里面除了高射炮什么都有。

我后来才了解到,梅尔维尔的小孙子是全美首个死在僵尸嘴下的人。自从他看到孩子不完整的尸体后,他就敏锐地意识到昔日宁静的退休生活已一去不复返,并为此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斯坦贝克是一个愣头青,蓝色背带裤,衬衫边上有和小女孩格子裙一样的花纹,马钉靴带着没法洗去的泥点和血迹。他笑容爽朗,人也好说话。斯坦贝克喜欢和别人聊自己的家人,在这个世界里简直是一大恶习,特别是在说他是如何亲手了解自己父亲的性命。那个男人已经变成了僵尸,在饭厅里把他妹妹的颅骨敲开狂饮里面的脑浆,而斯坦贝克就躲在暗处,对准僵尸的脑袋狂扣扳机。

每一个细节都很到位,但我更希望故事能更精简一些。斯坦贝克应该学会取舍,只讲开头和结尾就够了。不然,他要是再多说几遍这个故事,我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吐在他鞋子上。

车前镜中的梅尔维尔先生神色如常,好像在听斯坦贝克说今年葡萄的收成。这使我再一次认识到,这两个愿意和我同行的人都和僵尸有着难以言明的血海深仇,而不是像我仅仅是且战且退,进行所谓的冒险之余尽力保全自己一样简单。从某种意义上说,梅尔维尔和斯坦贝克已经失去了一切,把僵尸原本就血肉模糊的脸打个血肉模糊成为了他们唯一的心灵支柱,这件事在他们心中比复仇更加崇高,就像吃喝拉撒一样平常且必要。

 

斯坦贝克比我先爬出车,我捡起掉在脚旁的枪,还来不及确定里面是否装满了子弹就听到斯坦贝克在喊我名字。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喊的好像是“twinkie”之类的东西,虽然两者的读音一点也不相似。

“哦哦,吐温。”斯坦贝克叫我,“你饿吗?”

其实我并不饿的,但很显然,吃不吃饭的决定权并不在我身上,我们现在就站在饭馆门口,梅尔维尔已经进去了。

“为什么不去酒吧之类的地方?”我徒劳无功地提议,“那里或许有……小松饼。”

斯坦贝克看了我一眼,好像我说了什么天大的蠢话:“赫尔曼先生不喜欢那种地方,他喜欢海鲜。”他指了指招牌上那条硕大的金枪鱼,“我们会找到食材的。”

在僵尸走进人们视线后,我就不去餐馆了。餐馆会给人带来一种奇怪的错觉:桌旁坐着一群僵尸,其中一个拿着没吃干净的盘子抬头叫你:“喂,服务生,乔汉娜·史密斯的小腿肉非常美味,请再来一盘。”那群没礼貌的僵尸是不会说谢谢的。

里面还算干净,斯坦贝克随便找了件围裙抹了桌子就把午餐端上了桌。梅尔维尔的手艺很好,我用叉子挑开鱼皮,热气一路从焦黄的肉里飘到鼻子上头。

“这里有进行过围剿。”梅尔维尔说,玻璃窗上用歪歪扭扭的大写字母拼成让人心生不安的奇怪标语,“但是时间不长。”

这是政府刚开始时的作法,把正常的居民撤出城镇,然后对僵尸进行围剿。那时人们对胜利充满了信心。剩下的事梅尔维尔先生不说我也知道,军队中有人染上了病毒,混乱总是从内部开始的。

斯坦贝克把鱼排翻了又翻,直到两面都沾上了黏糊糊的酱汁。我移开目光去看街角那辆废弃的坦克,但是视野中出现了其他的东西——那是什么?辫子?在我们的凯迪拉克后面?

我抖了抖:“梅尔维尔先生,这里真的没有‘人’吗?”

他们两个人都抬起头顺着我的目光看去。那个人影从车后闪了出来,附带一把机关枪。要是她红色刘海下的脸有什么异常,我们就会立刻采取行动,可是那张脸正常得很,虽然两颊上有一点雀斑。女孩惊异地看着我们三人,好像我们的盘子里不是鱼排,而是一条来自尼罗河的鳄鱼。

我相信我此时的神情一定和她一样,也许还多了点其他的东西。这种感觉就像泰坦尼克号错撞在火山上,即将爆发的岩浆在山口噼里啪啦地作响,斯坦贝克还在远处摇着头叹息:

马克·吐温啊,你完了。

 

多了一个女孩子做同伴,这算不算坏事?

不管以前有没有人教导过蒙哥马利不要轻信陌生人,她最终还是坐在车后座上,不安地绞着手指。她在围剿后从邻镇回到相对安全的这里——哪个僵尸喜欢屠宰同类的地方?靠着便利店里的零嘴度日。在她唯一的朋友安妮被误杀后,她就只能对着玻璃窗上的倒影说话了。

很难想象她是怎么熬过那两个星期的,即使是一个整天在家里玩魔兽争霸的人面对这种情况也会难受得想自杀,这点我深有体会。但现在我们来到这里,她遇到了我们,或者说,她遇到了我。

“赫尔曼先生说露西那把枪可以给你,机关枪对于女孩子来说后坐力太大了。”斯坦贝克跟我说,“她让我想起了我妹妹。”他脸上一副“我要开始回忆往事了你确定不赶紧跑嘛”的表情。

我捂着耳朵溜回车上。

蒙哥马利听到动静后就猛地转过头,仿佛下一秒就要抬起胳膊往我脸上拐:“你来干嘛?”她的眼睛撑得很大,仿佛下一秒就会长出刺来。

我尽量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紧张,蒙哥马利的眼中虽然有刺,但是却很亮——天知道我有多久没接触过正常的女孩子了!

“你是怎么搞到这把枪的?”我问她,聊天是化解尴尬的好方式。我暗暗祈祷这个问题没有触及禁区。

蒙哥马利抿着嘴想了两三秒,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问题:“我在邻镇时一个武器商也在那里……”

“哦哦,这是你攒钱买的?”

她摇头:“不是,那是我和安妮一起偷——不过那也不算偷吧?”蒙哥马利露出了不确定的表情,“他染上了病毒,那些人往他身上开了好几枪,他剩下的存货就被人一抢而空了,包括这个。”她指了指横在我和她之间的金属玩意儿。

“他只是没变成僵尸你也可以去偷的。”我有点后悔了,这件事可能有吓到她。但我来不及去看蒙哥马利的微表情就听到了另一个声音:“你和露西在聊什么?”斯坦贝克拉开车门坐上驾驶座,他把脑袋转过来,棕色的眼珠从左移到右,然后冲我挑眉。

这是男人之间的暗号,我几乎想为斯坦贝克鼓掌喝彩——挑眉这个动作意义非凡,这表示了“好吧,这是你的小姑娘,哪怕你在我眼中烂得像堆垃圾”。斯坦贝克真是意外地善解人意。

梅尔维尔先生也上来了,他打开了窗户,嘴里的烟斗一上一下。开着窗户让人觉得很不安全,不过如果外面出现了什么,他的反应会比我们任何人都快。我强迫自己不要往那方面多想,用膝盖撞前面的椅背:“斯坦贝克,怎么是你来开车?

“我来开车有什么问题吗?”斯坦贝克的声音和这个问题一样莫名其妙,“赫尔曼先生已经开了一上午了。”梅尔维尔没有说话,可见在我加入之前他们一直是这种轮班模式。

“你们要去哪儿?”蒙哥马利问。她可能更希望这个问题由梅尔维尔解答,但斯坦贝克却抢先说出了答案。

“东部,我们和赫尔曼先生是一道的。”

虽然他擅自决定了我的目的地,但“我们”这个词多少让人有点感动。蒙哥马利低下头,好像在犹豫要不要继续问到底是去弗吉尼亚还是新泽西。

那又有什么关系呢——Every thing will be fine。

斯坦贝克慢得和拖拉机一样的车速除外。

 

-TBC-

 

先这样?【小心翼翼】

 

其实想象一下葡萄面无表情地说:我爸爸变成了僵尸,然后我把他杀了。

好像更恐怖了呢。

评论(15)
热度(22)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