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你让我感受到了生之欢喜。

—— 齿轮

有私设。米莱狄/芬奇大师,非cp向。

 

  

米莱狄年幼时曾收到一个怀表。

芬奇大师那年画笔还未离手,也未在实验室室中摆满暗色的裹尸布。中年人将老未老,发尾落了白,眼里有冰也有火。他与米莱狄的父母闲谈,说出的尽是小姑娘听不分明的词句。

她看父亲若无其事地摘下了手套,结晶刺眼的光一闪而过,和芬奇大师惊愕的神色一起,被男人身前的高大阴影吞噬。米莱狄站在原处,她感觉到大师眼角的余光聚在自己身上,仿佛在看一个深渊。 

米莱狄那年满十二岁,家族为她举办了宴会,阿尔卡纳的先生小姐像海潮,涌入又涌出。古老的魔道家族受邀出席, 神色冷淡的银发公子挽着妹妹的手献上贺礼,蓝宝石卧在匣子中央,被来自东方的柔软布料层层包裹,像夜深海面上的一轮圆月。

侍女问:“小姐,您不戴上它吗?”

米莱狄抚过宝石,说:“我有家族所给予的一切就够了。”

她生于高塔,哪怕是耳垂上的一点金属,都被顺理成章地刻上“XVI”的印迹。哪怕上帝降下天雷,她也会昂首立于塔顶,目睹旧世界轰然倒塌。

米莱狄走过拐角,看见中年人在等她。芬奇大师看到米莱狄,咳了一声,把握了许久的小物件放进女孩的掌心里。 

他颇为尴尬地说:“我记得你跟我描述过,这个世界像无数齿轮咬合旋转。” 

米莱狄看黄铜上精致的纹路,想起以男人的水准,赶工一个怀表再容易不过。她说:“大师,谢谢。” 

男人终于露出了放松的表情,他反握住她的手,说:“生日快乐,我的孩子。”两人的指腹上都有修习机关术生得的茧。芬奇大师的茧比她厚上许多,手却比她冷,年轻人的体温总比年长者高。 

但米莱狄似乎听到他的喃喃,神啊,愿那一天再来迟一点。

 

“你还记得我送你的怀表吗,米莱狄?”芬奇说。他坐在工作室中,身前是一幅东方的星图,铺满整个墙面。米莱狄已经失去研究男人大脑的兴趣,那里风暴太多,她从稚嫩的少女成长为独当一面的执政者,但也会不慎陷入芬奇的思维漩涡。

无人应答。

“我那年没告诉你,如果把表调慢半分钟,它会发出布谷的叫声。”芬奇自顾自地说,“你说世界是无数咬合旋转的齿轮,多一分少一分都要瘫痪,但它也可以……”

米莱狄站起身。够了,她想。够了。那个怀表早已扔入酸水中,她的左臂也失去知觉许久,坚硬而透明。 

“你本应该听听布谷的声音。我的孩子。”


-End-

 

 

 

看官方档案中说高塔女士最崇拜的先生是芬奇大师!忍不住激情摸个鱼,机关大师这颗卫星啥时候落地啊……顺便预定cp ,马可爹×芬奇大师了解一下!

这次的海都真的极其美味了……(我个人)单看设定居然有大航海时代+工革+内部革命热潮前夕的感觉……海都组特别好吃建议各位都来品一品……

 

 

 


评论(6)
热度(28)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