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你让我感受到了生之欢喜。

扔个片段吧就.....全文写完后删。


他们站在高台上,看金发男人走到人前,挥手撕下总督府的告示,被蜡油涂抹过的羊皮在他手里宛如一张不值一文的废纸,展开又揉皱。他举起左臂,有人喊出他的姓名,人群爆出一阵惊呼。

“马克•波罗?”总督皱眉,唇角不自觉下压,仿佛喉口呛了细碎的生铁。他最终开口道:“殿下,这人并非优秀的商人,他太年轻,只会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

“阿尔卡纳已经不需要黄金香料了。”米莱狄说,“我们正需要英勇的疯子。”

总督说:“这恐怕不能由你的野心决定,殿下。”

“总督先生,您清楚的。”米莱狄平淡地道,提起的却是另一件事,“我父亲近几年来一直很紧张,认为自己是个玻璃器皿,随时会从王座上落下,摔得四分五裂。他试图把自己烧铸成钢铁延长寿命。就在昨天,他成功了——在我听到父亲的惨叫声时,他已经在壁炉里被烧得不成人形。”

年长者嘲讽之意瞬间荡然无存,像被当头泼了一桶水泥,惊愕的表情死死凝固在脸上。许久,他才喃喃道:“那么,你,不,您……元老们……”

“我登上王座了。总督先生。”米莱狄并未回头,保持着原来的姿势,居高临下地看那个腰间别着双枪的年轻人。

一个典型的冒险者,她得出了结论——还未出征,就已经凯旋了千万回。


评论
热度(7)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