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强行摸个小小鱼,平哥生快哇////


去年这个时候孙哲平到上海,孙翔坐在跑车里等他。他靠着车窗,两颊上有墨镜暗色的轮廓,搭在车窗上的手也是暗的,唯一的一点亮色是食指上的铜戒,冷冷地泛着光。

这在皇城脚下就是个小头领了,孙哲平想,吸人眼球的年轻人。可孙翔明显不想让人看见,他的唇线是硬的,看见孙哲平才软下来,变回一个年轻人该有的形状,“你快上来!”

孙哲平拿起副驾驶座上的烟盒,光线实在暗,他勉强认出商标,不是熟悉的牌子。他把车门关上,问孙翔:“你抽烟?”

孙翔声音含糊:“不抽。”

孙哲平哦了一声,把烟盒扔到后座上。孙翔扶着方向盘的手突然有点僵,指节透出一点青白色,“你不抽烟啊?”

“不抽这种。”孙哲平说。车里空调开没多久,他刚避开人群,不想再开窗感受扑面而来的热风。城市的灯光在眼前漫开,旁边的小孩不发一言,似乎在判断这个解释有几分敷衍。

交通灯转成红色,孙翔在一溜车后停下,抬着下巴别别扭扭地说:“生日快乐。”仿佛他只知道这个生日,而其他全部一无所知。

 

楼冠宁把车钥匙递给孙哲平,问:“前辈这是去接谁?”

他们没出空调房几分钟,孙哲平感觉到后颈一滴汗在往下流。北京的风也热,白天更是燥。他说:“车明早还你。”

孙翔拖着旅行箱不知道呆了多久,全身上下都简单明了,连帆布鞋都是不带图案的素色,唯一的遮掩是顶黑色的鸭舌帽。他盯着眼前车来车往半天,突然扬手嚷嚷:“孙哲平!孙哲平!”

职业选手都有这样的心理,好像不在自己的主场城市就可以放肆了,孙哲平没有多少被围堵的经历,只知道孙翔这张脸在哪都好认,他赶紧停下车让孙翔搬行李。

“怎么这么晚?”等人上来,孙哲平问。

“记错时间了,只好重新买机票,在机场等了好久。”孙翔说,“哎你手机给我,我的没电了。”

“你这样干脆别来,再晚点都要过零点了。”

孙翔不应他,过了一会才问:“你密码怎么换了?”他右腿压在左腿下,一晃一晃,“哦,输错了。”


评论
热度(3)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