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叶翔。

 

教室的灯亮着一半,肖时钦进来时没看见叶修,反倒看见了孙翔。少年独自坐在一排排长桌之间,灯光照下去形成一块不规则的阴影。他的背很直,脑袋却低着,后颈的头发有点长,和棒球服的黑色领子掺杂在一起,细细碎碎。

肖时钦不禁奇怪他怎么把头发染回来了——前几天孙翔在食堂抱怨叶修嫌他黄毛不好看。他的抱怨从不针对特定的人,换了别人孙翔一样抱怨。肖时钦看他耳侧从头发下露出的一点耳钉,倒觉得黄毛也挺好的。

“你看到哪了?”讲台后头有人问。

孙翔身子动了,双肩垂了下去,肖时钦终于看见他身前是一本书,“你弄好了?可以走了?”

“念出来听听。”叶修答非所问,他手里已经夹上了烟,烟上却没有火光。身形罩在阴影里,模糊不清。

“莫名其妙。”孙翔嘟囔了一声,但也没拒绝,“我看看。”

翻书的声音。

“……我内心所剩下的,这是最后一样,也是最好的一样东西了:是我达致的终极发现,是我柳暗花明的起点。因为是出于自己,我知道他来的正是时候。不迟,也不早。”孙翔停下了,似乎觉得这样规规矩矩念书很别扭。他读得不怎么样,咬字不太清楚,带着一股子青春怠惰的气息,像只被惯坏的猫崽。

叶修明显也不满意,突然问在那杵了半天的肖时钦:“小肖你觉得怎样?”

 

没头没尾系列,就是想看翔翔规矩念书的样子……

那段话出自自深深处。

评论
热度(36)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