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一个嘴炮。方袁,ooc,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和时间上的bug。

想站暴医师徒组,谁给我喂个粮,以身相许

 

袁柏清刚入训练营时就是个文艺青年。一三五吸奶茶,二四六捧咖啡,不是嚼西米就是舔奶沫。还叫刘小别帮他拍照发微信朋友圈,拿着马克杯的帅哥逆光四十五度角望天,还不够,还要从架子上拿本过期日历充浮士德。

处女座刘小别说,薄情儿你真矫情哦。

方士谦是个伪文艺,热爱卤煮。俱乐部出门拐三拐,一个不热闹的店,熟客,熟到打对折。

一次晚上微草训练完,刘小别要拿快递,不和袁柏清一起去食堂,方士谦就抓住机会说请小徒弟吃饭。

袁柏清也抓住机会说:xxx饭店的蛋包饭好吃,不算远,环境特别好,店里有3D环绕的音响,师父你一定喜欢。

方士谦摆出了认真考虑的样子,最后还是抓徒弟去吃卤煮。

那里也有3D环绕,只不过放的歌不一样,吵了那么一点点,差别不大。

袁柏清吃得满脸出汗,热得不爽,就差没写个mmp贴自个脸上。方士谦和他走了一段后,脱墨镜脱外套,从裤兜里摸出一条口香糖,留了包装纸塞袁柏清嘴里。

袁柏清:……

方士谦说:哎,徒弟。我说要不我俩去做生意吧——我卖卤煮,你在我对面开个便利店卖口香糖,稳赚不亏。

袁柏清忍着不用看智障的眼神看他。

方士谦又说:徒弟你没领会到我的意思。到时微草那群小孩肯定得买我面子,争着来,我们就把卖价翻倍。比如说你队长就翻个四五倍。

袁柏清嚼口香糖,接下师父的脑洞:那厚道点,刘小别就翻三倍吧。

方士谦满意,揉他脑袋:孺子可教,到时允许你在便利店里免费拿奶茶。

袁柏清就想,师父你TM怎么和刘小别一样神烦。


评论(6)
热度(19)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