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强行摸个小小鱼,平哥生快哇////


去年这个时候孙哲平到上海,孙翔坐在跑车里等他。他靠着车窗,两颊上有墨镜暗色的轮廓,搭在车窗上的手也是暗的,唯一的一点亮色是食指上的铜戒,冷冷地泛着光。

这在皇城脚下就是个小头领了,孙哲平想,吸人眼球的年轻人。可孙翔明显不想让人看见,他的唇线是硬的,看见孙哲平才软下来,变回一个年轻人该有的形状,“你快上来!”

孙哲平拿起副驾驶座上的烟盒,光线实在暗,他勉强认出商标,不是熟悉的牌子。他把车门关上,问孙翔:“你抽烟?”

孙翔声音含糊:“不抽。”

孙哲平哦了一声,把烟盒扔到后座上。孙翔扶着方向盘的手突然有点僵,指节透出一点青白色,“你不抽烟啊?”

“...

—— [王别]大牌圈饭

一个迷弟梗XD

 

刘小别上完洗手间回来,听见马老五的曲子一阵狂响,他正想夸放歌的那谁品味不错,突然脸色一凛,手忙脚乱地翻包找手机。

袁柏清说:“哇,刘小别你有没有素质,打比赛手机都不关机的?你这要是在观众席,是要被人扔出去的!”

刘小别甩他一个白眼,没看致电人就接了:“喂?”

“你们从哪个通道出来?”王杰希问,他看见选手席里的小孩背一下直了,脑袋像摄像机一样扭来扭去,“我去找你。”

刘小别没找着人,只好压下声音,以防袁柏清听见又乱话,“和以前一样……可不是不让观众进吗?”

“这好办。”王杰希听上去挺淡定,“我贿赂一下工作人员。”

刘小别心说还有这种操作,嘴上却投降了...

叶翔。

 

教室的灯亮着一半,肖时钦进来时没看见叶修,反倒看见了孙翔。少年独自坐在一排排长桌之间,灯光照下去形成一块不规则的阴影。他的背很直,脑袋却低着,后颈的头发有点长,和棒球服的黑色领子掺杂在一起,细细碎碎。

肖时钦不禁奇怪他怎么把头发染回来了——前几天孙翔在食堂抱怨叶修嫌他黄毛不好看。他的抱怨从不针对特定的人,换了别人孙翔一样抱怨。肖时钦看他耳侧从头发下露出的一点耳钉,倒觉得黄毛也挺好的。

“你看到哪了?”讲台后头有人问。

孙翔身子动了,双肩垂了下去,肖时钦终于看见他身前是一本书,“你弄好了?可以走了?”

“念出来听听。”叶修答非所问,他手里已经夹上了烟,烟上却没有...

天好热,瞎扯一下。

CP是平翔。

 

孙翔找到孙哲平时太阳正大,中年人坐在小卖部前,身旁夹着蛛丝和死苍蝇的风扇摇头晃脑,呼呼作响,把架子上的老报纸吹起一脚,发出旧纸片特有的摩擦声。孙哲平仰着身,任孙翔在他身边站了足足两分钟,才抬起眼看这个族里的小辈,“有事说。”

年轻人身材高瘦,泛着黄的背心黏在胸前,向上扬的眼角边满是细汗。他拎了拎手里的半个西瓜,脸上露出了不熟练的讨好笑容:“平……平哥,能不能帮我个忙?”

他明朗的五官因为这个笑容生硬硬地挤在一块,处处透着别扭。孙哲平闭着眼都能感觉到孙翔低声下气中的不甘,心中觉得好笑,但也没有再为难他。他一扬手,招呼小卖部的伙计来切瓜,嘴...

已交往设定,短,很短。
老王生快,居然赶上了,唔。

微草回北京的时间比预计的早,工作人员退好了全队的房才知道王杰希没上飞机,新来的小姑娘吓得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地问王队情况。那边却说没事,有安排。

王杰希问唐昊:有什么安排?

唐昊僵着脸撸猫:先定酒店。

呼啸最近新来了一只狸花猫,赵禹哲和林枫吃夜宵时带回来的,说是狸花猫都有点假,顶多是只土猫。宿舍里养宠物根本藏不住,没几天这只猫就成了全队吉祥物,哪怕硬汉如唐昊都控制不住自己撸猫的手。

唐昊拍猫发七期群,刘小别第一个回复嘲讽,你们呼啸也跟我们大·猫薄荷·微草比,还附王杰希被群猫包围的图片一张。

唐昊心服口服,...

继续脑梗,唐方,不考虑任何剧情发展,在ooc大道上一路狂奔的傻白甜。

等哪天想完善了再删……

方锐回小区,先下楼倒了垃圾,回来后洗手又洗脸,出了卫生间才发现床上牛仔裤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他也不急,在睡裤上擦了两下手,然后去摸手机。

唐昊的声音听着有点不高兴:“你怎么不带手机啊?”

方锐不接他的话,往床上一躺,酝酿了两下开始扯皮:“昊昊,你们今天训练是不是结束比较早?”

唐昊就应了声,又问方锐在兴欣怎样。

方锐说一切没问题,昊昊你问没么多还不如寄个烤鸭给我。

唐昊在那头闷了半天:“想太多。”

方锐去杭州前一天和唐昊出去吃饭,唐昊弯着腿埋头吃面,周身都是低气压。方锐等第二碗时刷了两下...

一个傻白甜的200字竹马脑洞,那个口诀我其实不记得的……就随口……

唐昊小时候其实不踢水瓶,他跟邹远踢毽子,邹远教他念口诀,二五六二五七马兰开花二十一。唐昊压根听不懂,觉得邹远唧唧歪歪地贼烦。

后面隔壁家的小孩欺负邹远,说他就是个小白脸小娘炮,玩的都是小女孩玩的东西,天天踢毽子跳皮筋,连皮球都不会拍。

唐昊听见了,拎着书包去揍人,那小孩跑得快,人没揍着书包里的语文书数学书撒了一地。邹远小心翼翼地走上来帮唐昊捡书。

唐昊说话,声音有点闷:小远,你别听他瞎扯。

邹远愣了:你还和我玩踢毽子啊?

唐昊鼓了股腮帮子,有点生气又有点不好意思。他把书塞到书包里,然后才点点头:嗯。

 

一个嘴炮。方袁,ooc,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和时间上的bug。

想站暴医师徒组,谁给我喂个粮,以身相许


袁柏清刚入训练营时就是个文艺青年。一三五吸奶茶,二四六捧咖啡,不是嚼西米就是舔奶沫。还叫刘小别帮他拍照发微信朋友圈,拿着马克杯的帅哥逆光四十五度角望天,还不够,还要从架子上拿本过期日历充浮士德。

处女座刘小别说,薄情儿你真矫情哦。

方士谦是个伪文艺,热爱卤煮。俱乐部出门拐三拐,一个不热闹的店,熟客,熟到打对折。

一次晚上微草训练完,刘小别要拿快递,不和袁柏清一起去食堂,方士谦就抓住机会说请小徒弟吃饭。

袁柏清也抓住机会说:xxx饭店的蛋包饭好吃,不算远,环境特别好,店...

—— [王别]出柜趁早

入全职了。感想:昊哥为什么那么帅那么逼。

王别夹昊翔,已交往设定,ooc无脑甜。

没王杰希什么事就是七期在瞎搞事……


刘小别心里苦,他不仅要说,还要对小伙伴大声说。

袁柏清的手机烫得要爆炸,他掏掏耳朵打断他:“刘小别你今天语速怎么跟黄少似的……别抱怨了,a市知道吧?有山有海有河流。我要和唐昊孙翔去那儿耍一阵子,你来不来?”

“来,当然来!”刘小别这就挂了电话去收拾行李。

袁柏清被吓着了。刘小别这人本质上是个拖延症,总是把事情磨叽到最后一秒,这回做事效率这么高,不是吃错药了……

就是真被气着了。

袁柏清感叹了一下爱情的反复无常,同时坚定了自己笑看这...

—— [青坊主+白狼]山林夜话

#随手瞎扯,严重ooc,非cp向,致阴阳师中我最厨的两位式神。

#我至今仍没有大师呢【


白狼提着弓往山林深处走。

附近的人都说这林子古怪,阴气极重,有人晚上进去一转头撞上一个小鬼,被活活吓死,尸骨都找不回。当时那群人说得唾沫星子横飞,白狼心底也未生出几分怯意,可现在却有些后悔——林中的树木有些年头,树根如巨蟒无声无息地占据了地面,在黑暗中冷不丁绊人一脚。她的鞋底已沾上了被雨露浸湿的落叶,踏上柔软的青苔,好几次险些摔倒,连裙摆都染上了水汽。

白狼不禁扶上了身边的树干,手下的触感熟悉,不知是菌类还是无骨的爬虫。她抬头看天,黑夜无星,即使有几点,也被这枝叶遮得...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