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迪=废辛迪
只有脑梗,没有文力。

继续脑梗,唐方,不考虑任何剧情发展,在ooc大道上一路狂奔的傻白甜。

等哪天想完善了再删……

方锐回小区,先下楼倒了垃圾,回来后洗手又洗脸,出了卫生间才发现床上牛仔裤里的手机响个不停。他也不急,在睡裤上擦了两下手,然后去摸手机。

唐昊的声音听着有点不高兴:“你怎么不带手机啊?”

方锐不接他的话,往床上一躺,酝酿了两下开始扯皮:“昊昊,你们今天训练是不是结束比较早?”

唐昊就应了声,又问方锐在兴欣怎样。

方锐说一切没问题,昊昊你问没么多还不如寄个烤鸭给我。

唐昊在那头闷了半天:“想太多。”

方锐去杭州前一天和唐昊出去吃饭,唐昊弯着腿埋头吃面,周身都是低气压。方锐等第二碗时刷了两下...

一个傻白甜的200字竹马脑洞,那个口诀我其实不记得的……就随口……

唐昊小时候其实不踢水瓶,他跟邹远踢毽子,邹远教他念口诀,二五六二五七马兰开花二十一。唐昊压根听不懂,觉得邹远唧唧歪歪地贼烦。

后面隔壁家的小孩欺负邹远,说他就是个小白脸小娘炮,玩的都是小女孩玩的东西,天天踢毽子跳皮筋,连皮球都不会拍。

唐昊听见了,拎着书包去揍人,那小孩跑得快,人没揍着书包里的语文书数学书撒了一地。邹远小心翼翼地走上来帮唐昊捡书。

唐昊说话,声音有点闷:小远,你别听他瞎扯。

邹远愣了:你还和我玩踢毽子啊?

唐昊鼓了股腮帮子,有点生气又有点不好意思。他把书塞到书包里,然后才点点头:嗯。

 

一个嘴炮。方袁,ooc,不知道有没有撞梗和时间上的bug。

想站暴医师徒组,谁给我喂个粮,以身相许


袁柏清刚入训练营时就是个文艺青年。一三五吸奶茶,二四六捧咖啡,不是嚼西米就是舔奶沫。还叫刘小别帮他拍照发微信朋友圈,拿着马克杯的帅哥逆光四十五度角望天,还不够,还要从架子上拿本过期日历充浮士德。

处女座刘小别说,薄情儿你真矫情哦。

方士谦是个伪文艺,热爱卤煮。俱乐部出门拐三拐,一个不热闹的店,熟客,熟到打对折。

一次晚上微草训练完,刘小别要拿快递,不和袁柏清一起去食堂,方士谦就抓住机会说请小徒弟吃饭。

袁柏清也抓住机会说:xxx饭店的蛋包饭好吃,不算远,环境特别好,店...

—— [王别]出柜趁早

入全职了。感想:昊哥为什么那么帅那么逼。

王别夹昊翔,已交往设定,ooc无脑甜。

没王杰希什么事就是七期在瞎搞事……


刘小别心里苦,他不仅要说,还要对小伙伴大声说。

袁柏清的手机烫得要爆炸,他掏掏耳朵打断他:“刘小别你今天语速怎么跟黄少似的……别抱怨了,a市知道吧?有山有海有河流。我要和唐昊孙翔去那儿耍一阵子,你来不来?”

“来,当然来!”刘小别这就挂了电话去收拾行李。

袁柏清被吓着了。刘小别这人本质上是个拖延症,总是把事情磨叽到最后一秒,这回做事效率这么高,不是吃错药了……

就是真被气着了。

袁柏清感叹了一下爱情的反复无常,同时坚定了自己笑看这...

—— [青坊主+白狼]山林夜话

#随手瞎扯,严重ooc,非cp向,致阴阳师中我最厨的两位式神。

#我至今仍没有大师呢【


白狼提着弓往山林深处走。

附近的人都说这林子古怪,阴气极重,有人晚上进去一转头撞上一个小鬼,被活活吓死,尸骨都找不回。当时那群人说得唾沫星子横飞,白狼心底也未生出几分怯意,可现在却有些后悔——林中的树木有些年头,树根如巨蟒无声无息地占据了地面,在黑暗中冷不丁绊人一脚。她的鞋底已沾上了被雨露浸湿的落叶,踏上柔软的青苔,好几次险些摔倒,连裙摆都染上了水汽。

白狼不禁扶上了身边的树干,手下的触感熟悉,不知是菌类还是无骨的爬虫。她抬头看天,黑夜无星,即使有几点,也被这枝叶遮得...

凑成一篇失败……先这样【自娱自乐脸


夜叉梦见了他杀的第一个人,那时他还是一个小鬼,在人世间缩手缩脚地走着,他早就记不清他杀人的理由是什么——也许是那个人类自己作孽惹了他,或是那个人太倒霉,刚巧碰上了发现自己体内的血液和人有微妙差异的夜叉,成为了开了杀戒的恶鬼的第一个牺牲品。他将竹棍插进了人类的眼眶中,看他的眼珠像死鱼一样翻出来,插完了左眼再插右眼。人类的生命比夜叉想象中更顽强,黄瘦的脸皮颤抖着,口中不断发出断断续续的哀嚎,他烦躁得要死,便把人类的脑袋钉死在地上,张口撕开了脖颈上的皮肉。

等他将嘴角的血舔尽,他又发现脚下的人竟是青坊主——白发僧衣,是那个...

—— [狐狼]隐疾

[狐狼]隐疾

这是一篇秉着我爽就好原则放飞自我的……

狐狼真·姐弟亲情向,杀手paro,bug多ooc,时间线成迷

慎:狼姐有非常严重的暴力倾向。


白狼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知道自己的真名是什么,她也不清楚姑获鸟为什么叫自己“白狼”,这两个字太过野气,根本根本不适合人,而应该是某种哺乳动物的学名。

那时白狼的海马体比常人迟钝一些,只记得空气压抑,耳旁声音噪杂,陌生的气息不断冲向她幼小的躯体——那种气氛是个正常的小孩都会害怕得发疯,美艳的妇人对她伸出手,白狼就顺从地走进了她的怀里。

很久之后白狼才意识到那可能是一场枪战,恐怖分子屠杀无辜民...

—— [博狼]由时间和停电引发的爱情

#现paro,日常向短打,ooc

#我知道题目很简单粗暴但不要吐槽我好不好【抱头缩】


源博雅抱着两个盖着湿毛巾的蒸笼进来时白狼正在和其他社员一起拉筋,其他人像见了鬼一样看着自家社长,源博雅却很自然地把蒸笼往桌上一放,说这是他妹妹今天刚种的豆芽,种多了他就带些来这里。

“你们记得提醒我洒水啊,养成了我请客。”

社员开始起哄,大呼社长居然愿意把妹妹的东西带来分享,源博雅和他们一起笑,毫无小时候为了神乐把五个大孩子揍趴的气势。笑完后他走过几个像鳄鱼一样贴在地上的社员,把还蹲着的白狼拉起来:“你们准备运动都做完了吧?开始练习了。”


○...

偷偷炸个尸【
这是一个垃圾文手试图变成一个垃圾画手然后失败的故事【

啊啊啊终于!这个本有好多我喜欢的太太请大家支持!【头破血流.jpg】

盐3g:

大家好,因为主催沉迷高达所以打发我来本宣。为了庆祝动画组合出场和给流落街头的团长筹路费,几位勇敢的少年少女站了出来,决定出道啊不对出本了!


《FEAST》

BUNGOU STRAY DOGS

GUILD ONLY


STAFF


Organizer:Iki(@君に、幾千の花を )


Compositor:豆沙


Illustrators:2302970(@2302970)...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