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迪圭

称呼=辛
人生苦短,而我又懒。

终于想好了原创的名字。

《苍狗集》

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


现在手头两篇原创,这是长篇,很早就在构思,大概是王朝末年的一个群像故事。瓶颈很久了,感觉可以开始动手了……

—— WILD

我就有点奇怪似乎好像没有菊苣写过这个类型的…… 
有私设。 
 


露娜在自己口中尝到了铁锈味,不浓,像未蜕过皮的小蛇,小心翼翼地沿喉口爬出。她这时才觉得自己有缺氧的症状,脑袋放佛在巨浪中沉浮,唯有手中的剑是灯塔。 
她提起手腕,剑尖准确无误对准地划过地上的火石,星火四溅。缩在一旁的黑影动了动,也不知是想离火堆近些,还是打算沉默地退回暗处。这家伙下手真重,露娜想着,在火旁坐下了。 
“我想我可以问这个问题了。”露娜说,火光缓和了黑夜的冷,她脑中闪过幼时家中的炉火和亲人暖色的脸庞。黑影头颅微微倾斜,他的脸颊和小臂上都覆着一层兽类的绒毛。 
“你是...

—— 齿轮

有私设。米莱狄/芬奇大师,非cp向。


米莱狄年幼时曾收到一个怀表。

芬奇大师那年画笔还未离手,也未在实验室室中摆满暗色的裹尸布。中年人将老未老,发尾落了白,眼里有冰也有火。他与米莱狄的父母闲谈,说出的尽是小姑娘听不分明的词句。

她看父亲若无其事地摘下了手套,结晶刺眼的光一闪而过,和芬奇大师惊愕的神色一起,被男人身前的高大阴影吞噬。米莱狄站在原处,她感觉到大师眼角的余光聚在自己身上,仿佛在看一个深渊。 

米莱狄那年满十二岁,家族为她举办了宴会,阿尔卡纳的先生小姐像海潮,涌入又涌出。古老的魔道家族受邀出席, 神色冷淡的银发公子...

扔个片段吧就.....全文写完后删。


他们站在高台上,看金发男人走到人前,挥手撕下总督府的告示,被蜡油涂抹过的羊皮在他手里宛如一张不值一文的废纸,展开又揉皱。他举起左臂,有人喊出他的姓名,人群爆出一阵惊呼。

“马克•波罗?”总督皱眉,唇角不自觉下压,仿佛喉口呛了细碎的生铁。他最终开口道:“殿下,这人并非优秀的商人,他太年轻,只会如同一匹脱缰的野马……”

“阿尔卡纳已经不需要黄金香料了。”米莱狄说,“我们正需要英勇的疯子。”

总督说:“这恐怕不能由你的野心决定,殿下。”

“总督先生,您清楚的。”米莱狄平淡地道,提起的却是另一件事,“我父亲近几年来一直很紧张,认为自己是个玻璃器皿,随...

马可波罗×米莱狄,了解一下!

顺便推荐cp名:枪塔

他在暮色中看到那艘船,森冷威严,寒光闪闪。

那时他是个孩子,从商人口中听闻了贵族与剑士,染了血玫瑰与由锈铁绿铜构筑的史诗,他用脏污的手掌抹开自己的额发,睁着眼,试图看清被朝阳浸染的海平线。

“他们是从这里起航的吗?”

“是,但他们死于远方。”

一个片段,这cptag该打啥?


苏钵刺尼将酒壶往小白龙鼻尖下一推,扬起眉跃跃欲试:“小白,喝。”

深色的酒在器皿中微晃不止,铜黄色的杯壁染了好看的紫光。小白龙用指腹轻磨着壶口,一时拿捏不准苏钵刺尼的意思。他心中犹豫了一会,牵起唇角道:“苏公子,我俩今日只喝酒,你莫再……”

苏钵刺尼说:“当然是喝酒!我倒要看看你们龙族到底有多海量……”

小白龙在心中摇头,这又是闹小孩子脾气了,不出结果苏钵刺尼怕又要纠缠个没完没了。他为自己斟了一杯,看液体浅浅一层布满杯底即停,道:“葡萄美酒夜光杯,你家兄长珍藏的好酒,是要来宴请贵客的……”

“小白你就是贵客!话这么多作甚……”苏钵刺尼就看不惯小白龙...

强行摸个小小鱼,平哥生快哇////


去年这个时候孙哲平到上海,孙翔坐在跑车里等他。他靠着车窗,两颊上有墨镜暗色的轮廓,搭在车窗上的手也是暗的,唯一的一点亮色是食指上的铜戒,冷冷地泛着光。

这在皇城脚下就是个小头领了,孙哲平想,吸人眼球的年轻人。可孙翔明显不想让人看见,他的唇线是硬的,看见孙哲平才软下来,变回一个年轻人该有的形状,“你快上来!”

孙哲平拿起副驾驶座上的烟盒,光线实在暗,他勉强认出商标,不是熟悉的牌子。他把车门关上,问孙翔:“你抽烟?”

孙翔声音含糊:“不抽。”

孙哲平哦了一声,把烟盒扔到后座上。孙翔扶着方向盘的手突然有点僵,指节透出一点青白色,“你不抽烟啊?”

“...

—— [王别]大牌圈饭

一个迷弟梗XD

 

刘小别上完洗手间回来,听见马老五的曲子一阵狂响,他正想夸放歌的那谁品味不错,突然脸色一凛,手忙脚乱地翻包找手机。

袁柏清说:“哇,刘小别你有没有素质,打比赛手机都不关机的?你这要是在观众席,是要被人扔出去的!”

刘小别甩他一个白眼,没看致电人就接了:“喂?”

“你们从哪个通道出来?”王杰希问,他看见选手席里的小孩背一下直了,脑袋像摄像机一样扭来扭去,“我去找你。”

刘小别没找着人,只好压下声音,以防袁柏清听见又乱话,“和以前一样……可不是不让观众进吗?”

“这好办。”王杰希听上去挺淡定,“我贿赂一下工作人员。”

刘小别心说还有这种操作,嘴上却投降了...

叶翔。

 

教室的灯亮着一半,肖时钦进来时没看见叶修,反倒看见了孙翔。少年独自坐在一排排长桌之间,灯光照下去形成一块不规则的阴影。他的背很直,脑袋却低着,后颈的头发有点长,和棒球服的黑色领子掺杂在一起,细细碎碎。

肖时钦不禁奇怪他怎么把头发染回来了——前几天孙翔在食堂抱怨叶修嫌他黄毛不好看。他的抱怨从不针对特定的人,换了别人孙翔一样抱怨。肖时钦看他耳侧从头发下露出的一点耳钉,倒觉得黄毛也挺好的。

“你看到哪了?”讲台后头有人问。

孙翔身子动了,双肩垂了下去,肖时钦终于看见他身前是一本书,“你弄好了?可以走了?”

“念出来听听。”叶修答非所问,他手里已经夹上了烟,烟上却没有...

返回顶部
©辛迪圭 | Powered by LOFTER